三七读书 > 都市言情 > 獒唐 > 第五零一章 不干了
    没钱了?你这是在逗我?

    武老太太一双老目茫然地瞪着吴宁,竟有一丝不知所措的感脚呢?

    也着实是新鲜了吧?

    甭管是大唐,还是大周,还没有哪个臣子敢这么逗皇上玩的,老太太差点没气炸了。

    而下首的吴宁,则是没事儿人一样,一脸的淡笑依旧,让武则天更是老命都跟着他那杀千刀的笑容抖了起来。

    其实吧,老太太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再糊涂,再热衷奇观,也知道孰轻孰重,不然的话,她也走不到今天君临天下的地步。

    所以说,只要吴老九好好说话,好言劝劝,都不需要绕弯子,甚至不需要任何花哨的表述,只要把“二柱子”和那三大工程并列一比,然后再让武则天自己来选,武则天也一定会识大体,选择当下最有用,对国家最有利的方案。

    可是,老太太想不明白,怎么吴老九偏偏就选了一个最不靠谱、最不招人待见的方式呢?

    哦,前面说的好好的,还建多少根天枢都没问题,反手就提了三个让人无法拒绝的大工程,老太太一同意,就没钱了?

    你别说拿皇帝当猴耍,就是市井百姓遇到这种搓火的事儿,也得气的三魂出窍,和你来一出全武行啊!

    此时此刻,武老太太瞪着眼,心道,你也就是吴老九吧,换了任何一个臣子,老娘非咔嚓了你不可!

    但是,刚想到这里,老太太心头一颤:

    对啊,他为什么......选了个最差的表达方式呢?

    要知道,以吴宁的心智,当今天下可谓无人能出其右,做事更是滴水不漏。

    这种轻浮的表述,会不会惹怒她,吴宁会想不到?

    要是这点眼力都没有,他也不可能以一个带罪入京的假皇子之身,短短两三年就把朝中纷乱复杂的各方势力玩弄于股掌之上了。

    那他......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武则天的神情由出离愤怒到渐渐平息,最终归于平静,且玩味地品看起吴宁来。

    良久,心思猛然清明,老目不自觉地瞪圆,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吴老九。

    只是一瞬,便随之隐去,平静地缓坐回龙椅,做低头沉思状。

    老太太此时面上平和,心中却是一点都不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惊涛骇浪。

    她终于明白,吴宁为什么会选了一个,既让她下不来台,又显轻浮的方式了。

    心道:“吴老九啊吴老九,吴启若是有你一半的心思,朕也无需忧心大周朝的千秋基业了!”

    “可是....”

    老太太越想越牙疼,“这么一个八面玲珑、滴水不漏的不世奇才,为啥就不是亲生的呢?”

    轻挑眉头,再细想一遍吴老九今日之举,竟生出一丝斗气之心来。

    暗想:你让朕下不来台是吧?好吧,那你也别想如意!

    “哈哈哈哈!!”

    猛的,畅然大笑响彻殿堂,之前的阴郁更是眨眼之间一扫而净。

    “子究....真乃良佐矣!”

    “若非尔当头棒喝,朕险些误了社稷大事啊!”

    “好好好!”老太太一边笑,一边感叹,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尽显圣主明君之姿。

    “......”

    笑的武承嗣,还有那两个天监礼部官员,直哆嗦。

    什么特么情况?

    刚才吴宁说没钱了的时候,这三人肝都吓绿了,武承嗣甚至狠不得把吴宁踹到地底下去。

    特么有你这么和老太太说话的吗?再说了,就算你不想活,也别特么拉上我和你一块凉凉啊!

    他是怎么想也没想到,吴宁这个让武则天放弃二柱子的办法,是拿老太太当猴耍。

    但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儿?

    武承嗣有点懵,这还是他那个杀人不眨眼、顺昌逆亡的姑母吗?

    居然一点没生气,还夸起穆子究来了?

    咱们太子殿下有点迷,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而那两个天监官员,本来就差一步就出两仪殿了,生生被老太太叫住,又听了穆子究这么一出,两人只觉脑袋都不是自己的了,恨不得变成个透明人,把那最后一步迈出去。

    要知道,女皇陛下和穆子究这种存在的顶牛,那就是神仙打架,离得近了都算是玩命。

    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老太太会来这么一出儿。

    不怒反赞?

    这个操作,有点东西啊!

    好吧,其实吴宁也是懵的。

    瞳孔瞬间放大,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失态。

    瞪着老太太,就差没扑上去大吼:“你特么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玩我!?”

    那话说回来,什么是按套路出牌呢?吴宁今天又到底是为什么,要让老太太下不来台呢?

    其实也不难猜,是因为:昨天吴启把风头让给了他。

    本来昨日廷议,提出钱荒之弊,并陈条诸策,以解国难的人,应该是吴老十。

    这是吴宁、吴启,包括武则天,早就导演好的。

    目的不单单是解决问题,同时也是想借机把吴启推上去,增加名望。

    但是,吴老十摆了吴宁一道,他不想当这个皇位继承人,出风头的人变成了吴宁。

    那么问题来了,措手不及的可不止吴宁一个,还有武则天呢!

    吴宁可以和吴启对吼,互解心中郁结。

    那老太太呢?她上哪儿出这口气去?

    而且,这已经不是憋了一口气的问题了,这是她武则天的皇位到底给谁,还能不能姓武,甚至大周朝在她西去之后还能不能存在的问题。

    这是一个要死人的问题!

    这也就是吴宁现在还有大用,而且武则天确实也不太想他死。若是换了旁人,在老太太那里,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所以说,对于吴老九来说,他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一个态度,一个马上传达到武则天那里的态度。

    而今天用这样一个看起来最不合时宜的方式让老太太放弃二柱子,其实就是吴宁的态度。

    这也是武老太太在细思之下,感叹吴宁心思之缜密,滴水不漏的原因。

    看似轻佻,受人以柄,可却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这个时候,就算吴宁面见老太太,把话挑明了,说他不想当皇帝。而且老太太也信了,那也不行。

    这涉及到一个主动权的问题,就算吴宁现在说他不想当皇帝,但主动权还是在他手里。

    因为诺言这个东西,谁说出来谁占便宜。可以遵守,将来当然也可以违背。

    武则天千古女帝、江山之主,能容忍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吗?

    将来依旧是祸害。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可以说,吴宁把主动权交给了老太太。

    现在我引起了你的猜忌,现在我又激怒了你,而且轻佻君上也是罪柄。

    要怎么办,武则天运作的空间很大。

    虽说老太太还不至于杀了吴宁,但是到底是敲打警告,还是怎样。

    又或者,干脆借机把吴老九弄出京城,为吴启铺路,全在武则天一念之间。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吴宁能把问题想得这么通透,且通过一件小事付诸实施,甚至把武承嗣也拉下了水,让武则天有更加灵活的操作空间,可以借机同罪削权,给吴启腾地方。

    可谓是从上到下面面俱到,缜密至极,吴宁自己想想都有点飘了。

    换了谁,也没老子这个本事儿了吧?

    但是,千算万算,他没算出来老太太会不按套路出牌。

    特么台子给她搭好了,她偏偏不用,偏偏要走野路子。

    不但不罚、不骂、不怒,反而大赞,昧良心地夸。

    真的是昧着良心夸啊!

    夸得吴老九是浑身难受,几近抓狂。

    这老太太是故意给他招恨呢吧?

    这么明显的嬉戏君上,脾气再好的皇帝也得动动肝火吧?

    可是,武老太太还夸上了,这让武承嗣怎么想?

    再结合吴宁本就敏感的身份,以武大太子那多疑寡义的性子,别看昨天还和吴宁亲密无间的,可老太太这种话一出,要是不悟出点什么,再想歪点什么,几乎是不可能的。

    坏!

    吴宁牙根都在打颤,武则天这一手实在是太坏了。

    下意识瞥了一眼武承嗣,结果...

    嗯?那货笑的那叫一个灿烂啊,一副躲过一劫的松弛神态尽显无余。

    好吧,吴老九满头黑线,看来还是高估了武大太子。

    这么高深的套路,以他的智商,一时半会还转不过那个弯儿来。

    但是,早晚能转过来啊!等他回去一点一点把事情想明白了,那可就不是现在这副嘴脸了。

    吴宁头疼不已,默然摇头,却是正撞见武则天更气人的目光。

    老太太现在七分得意,三分戏谑,一对老眸微眯,嘴角含笑地瞅着吴宁,那意思好像在说:

    “小样儿的,跟老娘抖机灵?把自己玩进去了吧?”

    “......”

    吴宁更是无语,这特么还是朝议吗?怎么画风越来越向二次元靠拢了呢?

    索性把脑袋一耷拉,一句话也不说了,只看武则天下一步怎么导演。

    而武老太太见吴宁已经认输,也是点到为止,不再继续昧良心夸。

    向下挥了挥手,“都下去吧,.朕累了!”

    武承嗣那个傻缺,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吴宁把他拉下水,万没想到,老太太心胸豁达居然不究,又怎能不让他惊喜?

    与那两个官员一起,躬身上礼,退向殿门。

    吴宁没那么好的心情,胡乱朝武则天一拱手,连“微臣告退”这种恭敬话语都懒得说,转身就要走。

    却不想,老太太不温不火的威仪之声在殿中响起:“子究留下。”

    “!!!”

    吴宁立是就瞪了眼,茫然看着武则天。

    心说,这老娘们儿还要干什么?玩火啊?真怕武承嗣想不周全是吧?

    对于吴宁的目光,老太太却是视而不见,对武承嗣道:“承嗣先下去吧,朕还要问问子究关于太平和安乐的事情。”

    “哦!!”武承嗣本来也有点迷糊,老太太留穆子究干什么,现在登时了然。

    穆子究那笔风流债,终于被老太太盯上了。

    本来就是嘛,原来说好是把安乐下嫁给穆子究的,结果太平却让抢先一步。

    这事出来之后,老太太一直没有表态,却是存到了今日。

    立时给吴宁递去一个同情的小眼神,“兄弟,自求多福吧你!”

    然后,乖乖地退出了两仪殿。

    ......

    眨眼之间,殿中就只剩吴宁和武则天。

    老太太也是一改之前的戏谑,目光冷冽地瞅着吴宁。也不说话,只等他开口,看他是如何说辞。

    此时,武则天的压迫性很强,无声胜有声。

    把吴宁留下,其中意味也很明显:你的算计被朕识破,朕反将一军,在外人面前你不出声,现在就咱们娘俩儿,你又当如何?

    毕竟吴启不想当皇帝,要让位给吴老九。这是个大问题,换了别人,是足以要命的大问题!

    武则天觉得,吴宁起码要给她一个态度。

    有没有这个心?到底是你想上位,还是吴启真的不愿意?

    武则天要看到吴宁真实的表态,而且是当着她的面,亲口告诉她。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把什么主动权推给她。

    好吧,可能连武则天自己都没意识到,在这件关乎皇位传承的大问题上,她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般坚定。

    尽管吴启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无论从外在,还是内心,老太太都是断然回绝的。

    但是,老太太忽略了一点,还是从吴启提出这个想法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没对吴宁动过杀心。

    这正常吗?

    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试试?可能连昨夜都活不过去。

    而现在,武则天对吴宁抛过来的主动权,意外的视而不见,却逼着他自己说出心中的真实想法。

    尽管老太太自认依旧不曾动摇立吴启的决心,也尽管她百分百确定从吴宁嘴里说出来的一定是“他不想当皇帝!”

    可是,为什么还是要问呢?

    个中因由,也许连武则天自己都想不通透吧?

    ......

    ——————————

    场面僵在了那里,武老太太固执的逼吴宁表态,给她一句痛快话。

    而吴宁呢,以他的心智,当然知道老太太在等他说话。

    可问题,是他表不了这个态。

    一个连武则天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心境,你让吴老九怎么揣测?

    况且,吴宁更多的是把武则天看成是皇帝,而不是亲妈。

    一个皇帝在这个情景之下,是应该戒备的,是应该起杀念的。

    简简单单一句,我不想当皇帝,能解决问题吗?

    你让吴宁说什么?

    说吴启既然不想干,那我来吧?

    咔!脑袋没了。

    说吴启不干也得干,老子对皇位没兴趣?

    嗯,老太太回去琢磨一宿,不行,不保险.....

    明天,咔!脑袋一样是没了!!

    奶奶的!吴老九越想越窝火。

    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呢?老子蹦跶了这么多年,没让武承嗣弄死,没让贺兰敏之和肖老道得逞,最后却让亲兄弟给摆了一道。因为不想当皇帝被老太太给咔嚓了?

    这特么传出去,能笑死个人。

    “不干了!”

    越想越不是个味,吴老九索性一甩膀子,转身往龙座之下的台阶儿上一坐。

    俩腿一盘,是大襟一扯,登时是衣衫散漫,形象全无。

    “不干了!不干了!!老子不干了!!”

    “嘎!?”武老太太差点没噎着。

    千算万算,没算到吴老九来这么一手。

    “你,你你你,你跟谁老子老子的!?”

    指着吴宁气的不轻,“你你你,你给朕转过来!反了你了,居然敢背对朕说话?”

    “不干了!”吴老九全不在意武则天说什么。

    “就是不干了!明天老子就递辞表,回蜀地当我的山大王去!何必跟你们娘俩儿在这儿操心操肺?”

    “你敢!?”武则天瞪了眼,也慌了神。

    现在才明白,这个‘不干了’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朕不让你走,你就走不了!”

    “啊呸!”吴宁扭头就是一口老啖,撇嘴嚷嚷,“不让走?凭啥不让走!?”

    一指上方:“我特么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斗了武三思,再斗武承嗣!降服了卢嵩之,还得和狄胖子周旋!”

    “躲过了贺兰敏之的暗算,还有个肖老道吃饱了没事儿干与我为难!!”

    “这、还、不、算、完!!”

    吴宁越说越激动:“现在连特么亲兄弟也来算计我!!”

    “再加上你这个君上!!”

    “你说!我怎么混!?”

    吴宁那个声调都快哭出来了。

    “怼天怼地怼空气啊!上到九五至尊,下到猪狗不如的畜生,特么是个喘气儿的就要跟老子过过招儿,这特么哪顶得住!?”

    “不干了,不干了!”

    干脆耍起了无赖,死活就一句话,“老子不干了!”

    “噗.......”

    武则天纵使养气工夫再深,也是笑喷了。

    扭头儿一想,好像.....还真是哈。

    “哈哈哈哈!!”

    武则天越想越是可乐,心里也是纳闷儿,吴老九原来混的这么惨吗?

    悠悠然地走下龙座,来到吴宁身边。

    见这小子一脸的苦大仇深,见她在侧竟负气的把脑袋别向了别处,老太太更是大乐。

    “你呀!”悠然长叹,顺势就坐到了吴宁身边。

    一老一少就这么并肩坐在大殿的台阶上,让从后殿出来,以为散朝了来服侍老太太的上官小婉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咱们的女皇陛下,什么时候....如此亲民了?

    “你呀!”

    武则天笑看吴宁,继续道:“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聪明过头儿了!”

    瞥着老目,嗔怪道:“在朕面前还抖什么机灵,怎地?当朕老了,看不清你那点小心思了?”

    “我聪明?”

    吴宁指着自己的鼻子,转过头来与老太太对视。

    “我聪明?我要是真聪明,九年前就远走高飞,打死也不来趟这个混水了!”

    “......”

    武则天一想,也对,那个时候的吴宁就已经知道吴启才是皇子,他只是一个替身。

    想到这儿,武则天生出好奇,“那你说说,既然知道吴启的身世,你还为什么要来呢?”

    只见吴宁瞪眼:“我傻呗!”

    “好好说话!”武则天瞪眼,“莫要与朕乖张!!”

    “......”

    吴宁沉默了,收敛心神,沉吟片刻方缓着调子道:“也许....”

    “也许是想给自己留点人味吧!”

    “人味儿?”武则天不解,“何意?”

    吴宁惨笑:“人活着,总得有点人味。吴家上下几百口子人命,还有老十....”

    “我若不来,与禽兽何异!?”

    “呵....”武则天听罢,点头轻笑。算是认同,却也有不同的想法。

    看了吴宁一会儿,才道:“在朕看来,人性即为贪!你既然想留着人性,那也一定有贪欲!!”

    回首望了一眼龙座:“难道....你就真的不想?真的没想过?”

    “说实话,想过!”吴宁也认真起来。

    “哦?”武则天眉目一亮,“说来听听!”

    吴宁也是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高座,道:“回望千古,芸芸众生何止兆万!?可是,能问鼎至尊者,又有几人?”

    “挥指天下,御目四海,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武则天下意识点了点头,颇为认同。

    当初她又何尝不是此等心境?否则也不会以女儿之身,冲破千难万阻,也要君临天下了。

    “那你现在呢?还想不想?”

    问出这句,武则天自己都是一惊,这才意识到心境的相同。

    同时也是扪心自问,如果吴宁回答“想”,那她又当如何呢?

    “我说过了,只是想过。”

    吴宁并没有给武则天太多的时间自问,已经果断的给出了答案。

    武则天愣在那里,“你...你就真的不动心了?”

    “呵.....”吴宁笑了,有几分轻蔑。

    “陛下!”吴宁目光飘远,“你能看多远?”

    “可知十年之后,大周是什么样子?”

    “这....”武则天不知道吴宁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是也细思起来。

    “十年?十年之后,可能就没有大周了!”

    武则天还是很清醒的,自己能不能再活十年?而身陨之后,不管是谁接位,只要不是武家的人,那就不会再有大周了。

    对于老太太的回答,吴宁并不意外,再问:“那陛下就没想过,让大周长存?”

    “想过!可是,也仅仅是想过!”

    她当然想过立武三思或者武承嗣,可惜,那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答完这句,武则天一怔,愕然看着吴宁。

    “这......就是吴宁的答案?”

    吴宁与之皇位,武则天与之大周长存,都仅仅只是想过。至于为什么不想了,也只有二人才能够理解——因为不是最好的选择!

    “陛下!”

    吴宁知道,仅仅是心境的相同,并不能彻底的打消武则天的顾虑。

    他必需给老太太一个充分的理由,“陛下能看到十年之后,那百年之后呢?”

    “百年?”武则天略一思所,“谁知道百年之后呢?”

    “我知道。”吴宁平静的声音让武则天更为错愕

    “如果陛下这一朝不能除弊通政,那么李唐就算再得江山,也只能借着盛世余威再辉煌个几十年。”

    “最终依旧会因军、政之疾大权旁落,走向衰败!百年之后,就算不亡,怕也是崩溃边缘了。”

    武则天一细想,吴宁说的有道理,其中关节吴宁早就与她说过。

    叹道:“九郎之才,看透百年,朕是佩服的!”

    老太太能说出“佩服”二字,已经是不易。

    可是,吴宁似乎并没有满足,依旧悠然:“陛下,那我要是说,我还能看透千年,陛下信吗?”

    “不信!”武则天没好气地瞪了吴宁一眼,“汝乃天骄,何不上九霄?”

    “哈哈!”吴宁大乐,却是没再说下去。

    其实他想告诉武则天,他真的有千年的眼界。

    其实他想告诉武则天的,就是眼界。

    做为一个横夸千年时空而来的人,比之当世,多的可能就是眼界。

    这就好像让武则天去回望千古,看古之帝王,也是同样的心境。

    如果穿越是一场游戏,那在知道剧情之后,可能最有趣的玩法不一定就是当皇帝,有N种方式让他掌控局势,体验不一样的快感。

    所以,吴宁对皇位真的就那么回事儿。在他看来,当皇帝可能束缚更多,反而不美。

    “陛下!”吴宁终于直视武则天,“我可以明确的告诉陛下,我....不想要那个位置!”

    “陛下大可放心!”

    “呃.....”武则天喉头一紧。

    这是她想要的答案,今日种种,可以说就是为了让吴宁亲口说出“他不想”。

    但是,当这三个字终于来了,老太太为什么....

    为什么一点都不感到高兴呢?反而空捞捞的,好像失去了什么宝贝。

    实在是,吴宁在当皇帝这个事儿上表现出来的能力,比吴启强太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