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玄幻奇幻 > 我夺舍了魔皇 > 432.深不可测陈教主
    陈洛阳先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的状况。

    身体健康无碍。

    但修为实力仍然停留在第六境,而非当初神州浩土第一次相遇时的第九境。

    不过按照先前的经验,如果她恢复部分记忆,修为实力恐怕仍会三重境界一个台阶的重新蹦回去。

    “师尊允许你离开了。”陈洛阳看着应青青说道。

    应青青闻言一怔,面上不见喜悦之情,反倒一派茫然之色。

    她半晌之后,视线方才渐渐有了焦点,重新看向陈洛阳,点点头:“谢至尊恩典,谢陈教主帮忙美言。”

    “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陈洛阳问道。

    应青青又略微有些茫然。

    回过神来后,她看向陈洛阳,欲言又止。

    陈洛阳见状,问道:“你,想留在这里?”

    应青青抿了抿嘴唇,低下头:“是……”

    “那就留下好了。”陈洛阳淡淡说道。

    应青青抬头看他。

    陈洛阳点点头:“你情况特殊,并非红尘中人,家师会考虑的。”

    “谢谢你……”应青青不由自主低下头。

    陈洛阳神色如常:“不过,虽然没有想去的地方,但你应该有想见到的人?并不是随意什么人,都可以进出这里。”

    应青青问道:“陈教主,你知不知道婆婆……就是丹后前辈,还有竹前辈现下如何了?”

    “丹后此刻人还在神州浩土。”陈洛阳言道。

    先前陈洛阳等人直接被迫飞升红尘,丹后则被留在了神州浩土。

    不过她本人暂时似乎也无意返回红尘界,而是停留在神州浩土。

    苏伟、张天恒等人,还有返回神州的谢冲,与之有过接触。

    对方除了表达当日冒认应青青外祖母的歉意外,也表明自己暂时将继续留在神州浩土。

    她想要从头再梳理一遍,寻找她真正的外孙女,待神州浩土全部梳理一遍再没有更多线索后,方才重新考虑前往红尘界。

    “我借了‘生’字天书给北冥剑主,他眼下返回自己居住的沧浪山,相信正着手他夫人的事情。”陈洛阳言道。

    应青青点点头:“希望能有转机。”

    话虽如此说,但包括竹瀶本人在内,大家其实都没什么信心,死马当作活马医而已。

    “竹前辈那里,我就不去叨扰了,婆婆那边,我可能也帮不上更多的忙。”应青青叹息一声:“之前在神州浩土雪域高原恢复第一段记忆,可遇不可求,机缘怕是无法再现了。”

    她重归红尘,但不像先前那样恢复第二段记忆,便知道走重复的路,不再起作用。

    陈洛阳淡然道:“既然你自己已经不执著于恢复记忆,那就随缘吧,不必强求。”

    应青青微微沉默一下后,开口说道:“我有些怕想起从前一切,但有些事总需要面对,至少,我想帮婆婆找到她的亲人。”

    陈洛阳没说话,静静看着对方。

    白衣少女深吸一口气:“陈教主,神州浩土那里,那位剑皇前辈,眼下是否还在世?您有他的下落吗?”

    “我没杀他。”陈洛阳淡淡答道:“他此刻不在神州浩土,而是跟我们一样,在红尘界。”

    应青青略微一怔。

    陈洛阳点点头:“他本就是红尘里正道圣地天河一脉遗落在神州的传人,之前已经重归宗门,眼下正在天河。”

    应青青静了片刻后问道:“陈教主,您跟天河一脉,是敌是友?”

    “千变万化,因时而定。”陈洛阳上下打量少女一眼:“当前来说,勉强是友非敌。”

    应青青深吸一口气:“那能否请您帮忙,安排我和剑皇见一面?”

    早在神州浩土时,为追寻身世和记忆真相,应青青便曾专程前往剑阁,然而彼时剑皇陶忘机远赴海外,双方始终缘悭一面。

    及至后来,一起去往红尘,却也彼此不知对方情况,更谈不上碰面。

    现在终于又有机会,应青青便请陈洛阳相助。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陈洛阳心中暗道。

    如果说先前还只是好奇对方来历,那现在他着实有些寻根问底的意愿了。

    对方明显来自红尘外,其底细究竟如何?

    自己这个“魔尊”,有必要掌握清楚才是。

    那突然从天而降轻松斩死武圣天华晨的一剑,着实让陈洛阳在意。

    他直到现在都有些犯嘀咕。

    当初在神州浩土时,自己要是动念简单粗暴威胁对方性命,那一剑是不是就直接劈到他头上了?

    剑光惊鸿一现,转瞬即逝,威力便已经惊天动地,若是真的全力出手,又该是怎生模样?

    至少,弄清楚这一剑的来历与踪迹。

    现在想来,剑光中蕴含的力量意境,不同于佛门,不同于道家,也跟那天少君迥异。

    会来自哪里呢?

    对接下来自己行事,会有怎样影响?

    从当日在神州浩土那最后一战中看来,应青青剑意,已经渐渐同剑皇陶忘机的昊天神剑有所区别。

    但此前双方确实近乎一模一样。

    这番变化又是何故?

    陈洛阳一边思索,一边带着应青青,离开那座黑暗洞天。

    “眼下红尘局势纷乱,可能无法立即安排你二人见面,你需多些耐心。”陈洛阳言道。

    应青青颔首:“我明白,一切全凭陈教主吩咐。”

    陈洛阳携之同行。

    目标,东周皇朝境内,青牛山。

    一路到了青牛山外围,陈洛阳二人停下。

    不过片刻功夫,应青青就见到一个青年男子,出现在陈洛阳面前,满脸堆笑:“属下参见教主。”

    对方脸上满是谄媚神色,但应青青看着,却总感觉这个青年,似乎暗暗忍着牙疼的模样。

    来者,自然是古神教嫡传,谢不休谢同学。

    小谢同学现在确实感觉自己牙疼,可是只能强颜欢笑。

    他很肯定,眼前这位陈副教主,别看年轻,但属实有大本事,未来成就不可限量,绝不比所谓红尘十杰稍弱,只要不年轻夭折,未来可能就是新一位巨头强者。

    抱紧这么一根大腿,按理说怎么都不亏。

    可是先天宫走一趟后,小谢同学则肯定了另一件事,自家这位陈副教主,也着实太能折腾了。

    跟着他,是否风光无限不一定,但风险无限却板上钉钉。

    这满路荆棘那个扎人呦,谢不休实在没信心自己有命一路跟着副教主大人走到最后,享受革命胜利果实。

    他对副教主大人有信心。

    但他对自己没信心啊!

    所以打从先天宫回去后,小谢同学第一件事,就是闭关!

    闭死关!

    打死也不出来那种!

    可惜,不等他付诸实际行动,就被人挡下。

    倒不是陈副教主如此缺德。

    下命令的人,乃是教主江懿。

    谢不休憋得一口血差点喷出来,想喊冤都没地方喊,只能老老实实重新打点好行装,赶来陈洛阳面前候命。

    当得知碰头目的地,在青牛山时,小谢同学满心悲壮。

    所谓青牛山,乃红尘道门第一名山。

    青牛山上青牛观,则是红尘道家第一圣地,执天下道门牛耳。

    现任观主俞青牛,又称青牛真人,红尘道门第一高手,同天河老剑仙、小西天普慧方丈等人并称红尘正道十大高手。

    青牛山上青牛观,青牛真人俞青牛。

    听着好像略有些滑稽,但此君以自家圣地之名做自己的名号,名动红尘近百年而无人有异议,换个角度看,很能说明问题。

    天机先生陨落前,虽然看护先天宫,但云游在外,并不在宫中坐镇。

    青牛观可就不同了,观主就在山上待着。

    闯先天宫,跟闯青牛观,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来这里的路上,谢不休满心悲愤,字字血泪,写下好几个版本的遗书。

    不过等到见面之后,听说只是跟应青青一起在外等候,谢不休顿时长松一口气。

    他心中一时间反倒有些为自己方才小人之心,度副教主之腹而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陈教主,听说青牛真人眼下就在山上……”谢不休委婉的劝谏道。

    陈洛阳颔首:“我正是去拜访他。”

    谢不休干笑:“这样啊……”

    如果真只是拜访,那应该没啥天大问题。

    红尘古神教同青牛观之间,没太多恩怨,大家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虽然是魔道,但陈洛阳身为古神教副教主走正规流程礼数拜山的话,青牛观也会首先以礼相待,至少问明来意后再做进一步打算,不至于直接动手。

    可小谢同学就怕自家这位副教主,不走正规流程,居心叵测啊……

    “我去去就回,你们在此地等我。”陈洛阳像是完全意识不到谢不休的担忧,径自朝青牛山方向行去。

    应青青目送他远去。

    谢不休同样动作,不过偶尔偷眼打量身边少女。

    他当然没有任何不轨的想法。

    开玩笑,虽然副教主大人没留下什么话,但方才亲自带着这少女同行,他谢某人可都看在眼里。

    双方什么关系,不惹人遐想都难。

    副教主大人心思渊深如海,难以揣测。

    拍马屁说不定就拍到马腿上。

    旁边这位,或许是个更适合溜须拍马的人选?

    谢不休一边琢磨着,一边尝试算了一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