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历史军事 > 回到大唐当皇帝 > 第四百二十二章 驸马的劝说(求一波票票~~)
    小巷中的另一拨人,也吸引了李俊的注意。

    那就是大慈恩寺的和尚,这时觉悟上前,安抚他的小师弟们,李俊一也跟着上前说了几句体贴的话。

    一个小和尚上前,向觉悟耳语几句,李俊看着他的脸当时就垮了下来。

    难道还有更大的祸事?他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觉悟转身对他说道:“禀殿下,寺内管事弟子觉明,追随首恶进入平康坊,尚未归来。”

    怎么着,还跟平康坊有关系?

    李俊左右瞧瞧,早先他也知道平康坊和崇仁坊之间的小道非常狭窄,时常出碰撞事故。

    这里是京城达官贵人的聚集地,平日里车马相接,都从这条小巷路过,行进不顺畅的时候,碰撞挤擦之类的事情,时有发生。

    两个里坊之中,也最是鱼龙混杂,如此,这件事不能马上处置,必须从长计议。

    他命令侍卫们将平康坊的主要负责人都一一看管起来,并且封锁了消息,严令属下不能把消息传到皇宫里。

    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他和宗爱柔共同的意见。

    公主和太子妃在煌煌大唐都城闹市遇险,这是一个怎样轰动的消息,众人心中都有数。

    虽然这个消息最后还是会传到朝廷上,但现在看来,能拖一时是一时。唯一表示反对的,当然是李裹儿。

    她这人本就娇纵跋扈,从来都是天大地大也没有安乐公主大,没有受到半点伤害,她都时不时的就要作妖换取存在感。如今受到了这样的惊吓,差点连命都要丢了,他们却说让她暂时保持安静,不能把消息外传,这不是就相当于要求公鸡别打鸣吗?

    她实不能接受。

    李俊态度温和,好话说了一箩筐,奈何她就是瘪着嘴,说什么也不答应,最后,干脆躲进马车里,拒绝交流。

    他无奈的摇头,这件事还真不能强迫她,这遍地的死尸,还有宗爱柔衣衫上的血迹都明确提示他,刚才的状况有多么惨烈,要求一个小娘子以大局为重,是有点难为她了。

    主要是,她也没有这个自觉。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隔离的木板之后,突然响起了敲打声,李俊走近一看,正是武延宗在墙和木板的缝隙之间站立。

    “让我去跟公主谈谈。”他淡定的看着李俊,显得很有自信。

    李俊一拍脑门,对呀,一时都忙活乱了,竟然没想到还有他这个救星,连忙把武延宗放了进来,让他去安抚李裹儿。

    李俊放着他二人交谈,自己则去处理其他事项。

    首先是这些死尸,都还很有用处,也许他们的身上就留有线索。他让侍卫将这些死尸暂且拉到雍州府的府衙,在那里,听候处置。

    李俊在那些倒毙的舞姬尸体上草草查看一番,这些人从体貌特征上来说,确实是蝎胡人种。

    白皙的皮肤,眼窝深陷,都是她们出生地的标志,相较那些杀手死士,她们的地域特征更加明显。

    据大慈恩寺的和尚汇报,带领这伙人过来的,正是楚国寺的方丈长宽,现在看来,他是一直潜伏在楚国寺,伺机作乱。

    就是不知道他是本就有作乱之心,还是受了他人的指使。而这个能够指使他的人,只有武三思。

    这次杀手一行人几乎全军覆没,只有那个化妆成教习师傅的唐人侥幸逃过一劫,如今,要想知悉他们的阴谋,只能撬开他的嘴。

    如今,这人已经被公主府的侍卫带走,一并送到雍州府。

    大慈恩寺的武僧,除了觉明,其余各人纷纷告辞,真事毕佛衣去,深藏功与名。

    面对恶人,他们没有一丝动摇,迅速出手,而面对功名,他们却从不留恋。李俊不禁想到,大慈恩寺不愧为西京第一庙宇。

    这里的僧人素质确实极高。

    听了他们的诉说,李俊知道,僧人觉明带着几个师弟,已经跃入平康坊捉拿长宽。大概半柱香时间之前,就走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亦没有长宽的消息。

    这就不妙了,长宽抓住了没有?觉明的生命又有没有受到威胁?

    这些问题时刻萦绕在他的脑海中,让他脑袋一抽一抽的疼。事情千头万绪,谜团就在眼前,无数的线头从谜团中伸了出来,不断耸动着,向他袭来,李俊陷入迷惑,他不知道该抓住哪一条。

    他现在只能庆幸,洛阳那边的事务已经安排下去,只要进展顺利,他就能掌握先机。

    他让姚逵进入平康坊,调查坊内的案情,武延宗则负责和雍州府接洽,而他自己则要守护两位女眷。

    闲话少说,再怎么想隐藏行迹,也要让安乐的马车先走出去才是,他命令在场的侍卫们齐心协力,终于把这巨大的木板墙,彻底挪开,这之后,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死尸立刻拉走。

    另一边,安乐公主听见武延宗的声音,立刻换了个好脸色。

    她掀开车帘,一跃而下,轻盈的动作,仿佛刚才的祸事从来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怎么来了?”她满脸笑容,可语气上还是故作冷淡。

    “延宗无能,让殿下受惊了。”武延宗规规矩矩的道歉,表情诚恳。

    “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自责。”

    “公主殿下,现在案情极其复杂,延宗希望,殿下能够理解,等稍晚些再将此事告诉陛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裹儿拧眉看他,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倒是真的关心她,紧张她的,只是,她受了天大的委屈,怎能让她就这样忍下?

    他也太狠心了!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父皇,就会干扰破案?”她反问道。

    道理还真就是这个道理,皇宫内苑那可是个到处都是窟窿的是非之地,这件事如果传到宫里,尤其是帝后的面前,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太子的布局也将被打乱。

    “公主殿下,延宗不是阻拦您向陛下禀报,只是希望能暂缓一段时间,给太子殿下一点时间。”

    “请您相信,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绝无恶意。”

    他诚挚的眼光,裹儿看在眼里,心念微动,她想到今日在大慈恩寺,那没有来得及求的姻缘签,她在佛祖面前许下的那些心愿,只要武延宗能钟情于她,这不是比什么都要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