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科幻灵异 > 永不沉没的星舰 > 275 打个猎怎么样?
    海边,一群人正在比赛潜水,光是女兵就有七八个,伍欣怡、叶婧雯、伊白全都在这里。

    伍欣怡一个漂亮的翻身潜入水下,其他人只看到水花涌起,一双白皙的玉足在水面上一闪,人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潜入水下的伍欣怡就像一尾美人鱼,一双长腿下下摆动,迅速潜向海底。

    慢了一步的叶婧雯猛地一缩身体,整个人抱成一团,随即身体一翻,头下脚上钻入水中,好像一颗鱼雷一般追向伍欣怡。

    水面上的众人一阵大呼小叫,纷纷把头沉入水中,寻找两尾美人鱼的踪影。

    海水最深的地方也就二十多米,两个人不分先后潜至海底,在鱼群和珊瑚之间缓缓游动。

    大家比的不止是潜水速度,还有潜水时间!

    伍欣怡目光一扫,看到水底有个脸盆那么大的灰色海贝,顿时眼睛一亮。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殖民生物,但她知道这东西的味道一般都很不错。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游过去,试着搬了一下,却没能搬动那个贝壳。

    伍欣怡立刻朝叶婧雯招招手,叶婧雯会意游过去,两个人一齐用力,总算把这个大家伙抬了起来。

    两个人也顾不上什么比赛了,一人一边托着海贝往水面上游,其他人纷纷潜入水下,一齐将倒霉的海贝托出海面。

    这个意外的收获激起了众人的热情,比赛的队伍一轰而散,众人三三两两潜入水下,到处寻找类似的东西。

    这一天,这一带的海贝彻底遭了殃,凡是个头大一点的,都被这群毫无节制的家伙捞上海面,最终变成了长戈号的晚餐。

    伍欣怡和叶婧雯并没有参与后续的捕捞,而是抬着海贝走上沙滩。

    出水后的海贝沉重许多,但对这两个女人来说,这点重量实在算不了什么,很轻松就把它抬上了岸,随手往沙滩上一扔。

    海贝死死地闭合在一起,怎么也分不开,伍欣怡立刻找来一把军刀,狠狠一刀插进缝里,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可那个海贝却怎么都撬不开。

    最后伍欣怡急了,猛地一扭军刀,一声脆响,崩碎了海贝的壳子,这才露出隐藏在贝壳里的嫩肉。

    “我还就不信了!”伍欣怡发了狠,军刀沿着贝壳边缘一刀刀猛切,随着军刀的挪动,咬合的力量越来越弱,忙出一身汗之后,终于将这个大家伙分成两半。

    伍欣怡几刀把壳里的软肉切出来,半边贝壳留着装肉,准备拿这半边壳子当锅用。另外半边用不上的随手一扔。

    这时伍欣怡忽然看到躺在不远处的秦虎,顿时眼珠一转,冲叶婧雯招招手,带着一脸的坏笑,在叶婧雯耳边说了几句。

    叶婧雯很是犹豫:“不好吧?”

    “嗨,这有什么不好的,跟我来!”说完居然把好不容易掏出来的肉倒在沙子上,一手提着准备当锅用的大海贝壳,另一只手拽着还有几分犹豫的叶婧雯,一口气冲进海里。

    两个人貌似无意地沿着海岸游动,没多一会儿,就游到了椰子树的另一侧,端着满贝壳的海水蹑手蹑脚地爬上了岸。

    两人上岸的位置在秦虎的侧后方,恰好是秦虎的视线死角。

    伍欣怡悄悄靠近几步之后,似乎是觉得自己的射手不保险,突然将装水的贝壳送到叶婧雯手里,然后指了指秦虎,脸上全是坏笑。

    叶婧雯很为难,觉得这样不好,可又禁不住伍欣怡一而再、再而三的怂恿,再加上她自己心里也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冲动,最后咬了咬嘴唇,一步步悄悄靠近秦虎,直到只剩下几步远的时候,秦虎依然没有动静。

    她们哪里知道,秦虎早就睡着了,别说是从后边,就是大大方方的从正面靠近,他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事到临头,叶婧雯又犹豫了,端着贝壳不肯往秦虎身上倒,躲在后边的伍欣怡那叫一个上火,恨不得直接冲上去亲自动手,可她的计划是让叶婧雯和秦虎多接触,她直接动手算怎么回事?

    眼看叶婧雯还是犹豫不决,伍欣怡干脆把心一横,猛地上前两步,猛地地推了叶婧雯一把。

    叶婧雯猝不及防,本能地一声惊叫,顺手扔掉了手里的贝壳,大半壳海水兜头盖脸浇了秦虎一身。

    熟睡的秦虎毫无防备,顿时一个机灵,好似受惊的兔子一样,腾地跳起来一人多高,就连躺椅都被他踢翻了。

    伍欣怡一阵愕然,心说这小子怎么跳这么高?

    秦虎原本就没有防备,落下来的时候差点摔个大马趴,等回身看到了两个女人,还有地上的贝壳,登时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心里很生气,可面对这俩女人却又气不起来,咬牙切齿地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你们俩是不是闲的?”

    伍欣怡一脸理所当然:“就是闲得怎么了?你说你,好不容易放松一回,一个人躺这儿算怎么回事?回舰长室躺着不比这儿舒服多了?”

    秦虎翻了个白眼儿:“我躺哪儿还碍着你了?”

    伍欣怡眨眨眼睛,露出招牌式的坏笑:“那倒没有,我就是看你一个人怪可怜的,特意带我们家婧雯过来陪陪你。”

    叶婧雯立马闹了个大红脸,一把扭向伍欣怡腰间的软肉:“你说什么呢!”

    伍欣怡赶紧跳开:“哎呀,疼疼疼——”

    叶婧雯气不打一处来:“我还没碰着呢!”

    “那也疼!”伍欣怡理直气壮,斜睨了秦虎一眼,“我的秦大舰长,我还真有点事找你!”

    秦虎无奈:“找就找,拿水浇我算怎么回事?”

    伍欣怡根本不接这一茬:“海边玩够了,没意思,大舰长,咱们下水玩玩怎么样?”

    “不怎么样!”秦虎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往叶婧雯身上转,“你们玩去吧,别打扰我睡觉!”

    “别啊别啊,我有个好主意!”伍欣怡急忙阻止。

    秦虎疑惑:“什么主意?”

    伍欣怡目中期待:“咱们下水打个猎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