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玄幻奇幻 > 瘟疫医生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回去【求月票求订阅】
    这是什么意思?

    顾俊的头皮绷紧了,每多听清楚一个词,脑袋就多裂痛一分,戴着面具不坏?

    与此同时,巨型台座旁边的那道黑影变得更加模糊,也是他多听一个词,就多一些模糊,声音也更难分辩:“……天机乱……秘符……戴着面具……顾俊……”

    他听到自己的名字,黑影知道他就是顾俊,似乎这是当然的,但那是谁?那是什么东西?

    “恶梦人先生,通道快崩塌了!!”

    突然间,顾俊又听到了另一股声音,是孔雀惊急的呼喊。

    这个宏伟的图书殿堂的幻象轰然破灭,他看到周围还是一片漆黑,但这片漆黑正像是被惊涛骇浪冲击着,淹没着,翻腾着……涟漪成了裂缝,所有的空间与时间都变得不稳定,他们分明能感到自己在摇晃,甚至被扭曲。

    如果他们再不离开这里,也许就永远困死在这个难以理解的未知维度中了。

    “该走了!”孔雀急道,“不行我们回去吧?”墨青、金柱子几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纷纷就要扯掉眼罩。

    “不,跟着我,这边!”顾俊咬着牙,先不去管那些疑问了,握紧手中的小医疗包往前面一个方向奔去,“是这边!”那幻象破灭后,没了那些错乱纷扰,他的灵知反而变得更清晰。

    他有一种感觉,就是这边,黑暗中的那一道微光,就是出口!

    我要回去。顾俊对自己说着,也对所有那些阴影中的声音与幻象坚定地说着,我要回去我来时的那个世界。

    就在周围空间被巨浪彻底淹覆的时候,他几乎是扑过去的冲进那道微光里,光芒迅速扩大,一种截然不同的空间感取代了那些飘忽扭曲,变得稳定,实在,熟悉……

    “啊!”孔雀他们的声音一直响在旁边,他们有跟着扑来。

    砰嘭一声,顾俊摔倒在了哪里,拐杖飞了出去,他的手掌按在地上,一阵火辣辣的麻痛,是滚热的沙子。

    “唔?”他眯着眼睛看朦胧的周围,眼睛渐渐适应下了光线,他看到还是一片沙漠,不同于布纳齐克沙漠的沙漠!四处有些低矮的灌木丛,回头看看,一堆重叠的乱石,就是凯瑟琳记忆中的那里。

    但那几块大石之间的缝隙里的异光已经不见,那条两界通道崩塌而消失了。

    “回来了吗……”他一时间没起身,只是躺在沙子上望着湛蓝的天空,久违的云彩,久违的阳光。

    “恶梦人先生。”孔雀声音有些紧张,在问着什么问题。

    除了那句称呼太熟悉,顾俊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这里不是梦境世界了,不是什么语言想让对方懂,对方就能听懂了。他顺着孔雀指示的方向望去,却见有一只双足站立的灰毛动物站在远处,挺着个肚子,目光定定的望着他们。

    “那是,灰袋鼠。”他说的话孔雀也听不懂,但他欣然的笑声已经说明了没有危险。

    灰袋鼠,只有澳国才有的动物。

    这时候他又看到天空中有一架客机飞过,拖出了一条长长的飞机云,他的笑声不由更大了。

    “回来了……地球世界!”顾俊笑道,对孔雀示意的指了指天空,“你看那个东西。”

    孔雀楞然的看着,也许在她眼里,那是什么飞行巨怪吧。顾俊不管她听不听得懂,笑道:“那是飞机。”

    他的心情何止是欣喜和兴奋,经历了死亡,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回来了……

    不过仍有一份担忧在心底搅动,这里确实是他来时的那个时空吗?坐在飞机里的不会是一群猩猩吧?

    “恶梦人先生。”孔雀又叫了声,指指墨青他们,指指自己眼睛和手,显然在问能给他们解绑了吗?

    顾俊点头示意可以了,虽然“深渊之眼”在这个世界不能起效了,但他还是不怕他们。

    孔雀当即给同伴们解开眼罩和绳子,墨青四人看着周围都惊疑不已,这是哪里?不是说要传《纳克特抄本》?

    顾俊撑着站了起身,收拾心情,环顾了周围一圈,真不知道要往哪边走。他知道澳国的沙漠可以连绵几百公里都毫无人烟的,如果走错了方向,可能就没死在梦境世界,却死在这里。

    “孔雀,让凯瑟琳出来。”他说道,重复这个名字:“Catherine,Catherine!”

    孔雀和凯瑟琳能做心灵交流,直接明白对方的意思,但Catherine是她目前唯一能从别人那听懂的英语。

    她对墨青他们交待了番,就闭目切换人格,面容肌肉一阵收缩,当她重新睁开眼睛,已经像变了另一个人,惊奇的张大嘴巴打量着金柱子三人:“噢我的天,这些人是谁?汤姆?麻烦告诉我我没疯?”

    然而墨青他们只是面面相觑,完全听不懂孔雀在说什么。

    “他们不懂英语。”顾俊用英语说道,“你会中文吗?”

    “还行。”凯瑟琳耸肩,“不深奥的话我能听懂,说的话不太熟。”

    “好吧。”顾俊用汉语说了,他的英语水平也还过得去,两者加起来应该暂时够用。他说道:“凯瑟琳,我们得离开这里,到附近有人的地方去。Geikie—Windjana路,你知道是在哪个方向不?”他觉得就是在附近吧。

    “Geikie?Windjana?我有点印象……”凯瑟琳苦想着,“好像是西澳州西北部的地名。”

    顾俊是不知道她指什么的,但她说这里的城镇通常都在沿岸,如果他们是从某个城镇过来的,那往西北方向走回去,会比走其它方向的机会更大,比如往东南走几乎就是找死了。

    他听了这个建议,又用日影测向定了方位,这点本事是在问题小队特训时学的,现在派上用场了。

    然后,他就带头踏着黄沙,往西北方向走去。

    “你不是汤姆?”凯瑟琳困惑的问交往多年的男友,那陌生的眼神让她明白,墨青之于汤姆,就像孔雀之于她。凯瑟琳摇头叹道:“好奇怪……还拖着一块石头,奇怪,奇怪……”

    顾俊没有理会她,一边撑着拐杖走,一边思索起了那道黑影的那些话。

    戴着面具不坏?使用美梦改变天机乱?

    “是这样的句子吗?”他回忆着那股侵入的想法,隐隐有个感觉:“是不是说,我应该继续戴着面具……隐藏着我真正的身份?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吧……可是不管怎么样,都得赶快联系上咸雨。”

    因为按照未来信息,她现在很危险。不管那道黑影是好意恶意,都不能让她自己一个尝试精神入梦。

    顾俊想着走着,往灌木多、泥土多的方向调整着走,走了约莫一个小时的路程,凯瑟琳忽然惊道:“看那里,有公路,有车!”墨青几人看得惊疑,顾俊却是心头振奋。

    远处的那边出现了公路、电线杆,有一辆黄色的皮卡车驶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