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武侠仙侠 > 血蓑衣 > 第573章 贼喊捉贼(三)
    深夜,城东宅院。

    正堂内,秦三将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知秦明。

    闻言,秦明垂目不语,似是陷入沉思。

    “段天鸿的伤势如何?”坐在一旁的秦大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死了没有?”

    “大哥放心,都是些皮肉伤,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秦三道,“一切遵照府主的意思,只杀马夫和随从,留下段天鸿一条狗命。”

    秦三此言,无疑道出段天鸿遇袭的真正原因,竟是秦明在幕后主使。

    “府主这步棋走的实在高明。”秦二恭维道,“先将段天鸿请来,让洛天瑾以为段天鸿是我们的护身符,而后又派人截杀段天鸿,故意在贤王府的人面前制造一场险象环生的好戏。如此一来,洛天瑾绝不会再怀疑我们和闹事的人有任何瓜葛。”

    “不错!”秦大附和道,“眼下,洛阳城人心惶惶,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算到那伙闹事之人的头上,因此府主这招‘借刀杀人’简直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若非形势所迫,我不会出此下策。”秦明幽幽地说道,“怪只怪金复羽太会算计,他的人早不闹事、晚不闹事,偏偏在我们抵达洛阳城的前一夜闹事。如此一来,即便是傻子都会怀疑此事与我们有关,更何况洛天瑾?”

    “可金复羽为何如此?”秦大费解道,“我们和他明明同坐一条船。”

    “正因为大家同坐一条船,金复羽才会想方设法地阻挠我们下船。”秦明冷声道,“他的目的很简单,不断激化我和洛天瑾的矛盾,让我们势同水火,闹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唯有如此,我才能死心塌地的与他共进退。”

    “嘶!”秦明此言,令秦氏三杰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个面容凝重,不知所言。

    “其实,是否与洛天瑾翻脸,我并不在乎。我急于洗脱嫌疑,是因为‘玄水下卷’尚未到手。”秦明又道,“如今,我们师出有名,大可向洛天瑾光明正大地讨要‘玄水下卷’,天下英雄亦会站在我们这边。可一旦洛天瑾将闹事之人与我们混为一谈,我们则有理变没理,凭洛天瑾的心机,定会反咬一口,令我们沦为被动。到时,莫说讨要‘玄水下卷’无望,甚至连我们的性命都将受到威胁。”

    “府主英明!”

    “我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玄水下卷’。”秦明不容置疑地说道,“一切阻挠我得到‘玄水下卷’的人,我都不会手下留情。”

    “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激怒金复羽?”秦大颇有担忧。

    “金复羽并非小肚鸡肠,他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与我们翻脸。”秦明自信道,“更何况,是他先设局引我们入套,我不过是破局罢了。”

    闻言,秦氏三杰默默点头,但眼中仍涌现着一丝忧郁。

    “幸亏府主未雨绸缪,派我前去接应。”秦三心有余悸地说道,“若让贤王府弟子将人带走,后果不堪设想。”

    秦大戏谑道:“听三弟刚刚所言,似乎苏堂和柳寻衣之间颇有分歧?”

    “这也难怪。”秦二插话道,“苏堂毕竟是贤王府的功臣元老,如今却被柳寻衣后来者居上,难免心有不忿。”

    “话虽如此,可贤王府绝不会善罢甘休。”秦明道,“秦三已答应苏堂,明日正午前将人交还给他们。”

    “我只说尽量,并未允诺。”言罢,秦三忽然眼神一寒,低声道,“我意,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我同意!”秦大附和道,“他们已在贤王府的人面前露相,绝不能留活口。万一被贤王府抓住,经不住严刑拷打将我们供出来,府主的计划岂不是功亏一篑?”

    “毕竟是替我们做事的人,兔死狗烹难免于心不忍。”秦明若有所思,“再者,秦三今夜执意将他们带回来,如果死在我们手里,难免惹人怀疑。”

    “可如果将他们交给贤王府,无异于刀口舔血,太过凶险。”秦三坚持己见。

    “此事确实棘手。”秦大苦涩道,“如果林方大将他们全部杀掉……那就好了。”

    “容我三思,你们先下去。”

    面对秦明的不耐,秦氏三杰不禁对视一眼,几次欲言又止,但见秦明耳目闭塞,形似假寐,只好勉强作罢,向其拱手拜别,陆续退出正堂。

    ……

    与此同时,贤王府东堂内的一场争论,亦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苏堂,你究竟作何解释?”听闻林方大的讲述,洛棋气的面色铁青,质问道,“你难道疯了不成?竟然将人交给秦家处置?此事若宣扬出去,你让贤王府颜面何存?”

    “不错!”林方大恼怒道,“段天鸿是我们救的,四名狗贼是我们捉的,凭什么你一句话就把人拱手送给秦三?”

    “苏执扇,你不会是秦明安插在贤王府的奸细吧?”廖川气哼哼地说道。

    廖海附和道:“如若不然,你就是故意刁难黑执扇,诚心看我们笑话。”

    “放肆!”

    柳寻衣面沉似水,向廖川、廖海叱责道:“信口胡说,全无遮拦,苏执扇岂容你们说三道四?”

    闻言,廖氏兄弟不禁脸色一变,赶忙向一言不发的苏堂拱手赔罪,而后悻悻地退到一旁。

    “府主曾不止一次地说过,要与河西秦氏重修盟好。”面对众人的指责,苏堂不悲不喜,依旧风轻云淡,“今夜,段堡主在洛阳城出事,我等身为贤王府弟子,自是难辞其咎。秦三虽然嚣张,但他对我们的埋怨不无道理,在我们的地盘竟连客人的周全都难以保障,又谈何匡扶正义,稳固太平?我将人交给他,一者向他们表示贤王府的诚意,二者为堵住悠悠之口,以免他们怀恨在心,到处抹黑贤王府。”

    “你堵住他们的口,谁来堵住洛阳百姓的口?”许衡怒道,“黑执扇已答应洛阳百姓,七天内给出满意交代。为稳住局面,不惜将府中弟子派出,昼夜巡视,好不容易抓住四个活口,却被你……唉!”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苏堂见众人皆是愤愤不平,索性将心一横,傲然道,“如果你们认为我做的不对,可以去府主面前告我一状。到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苏堂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倔强模样,不禁惹来众人的不满。

    “既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大家不妨再接再厉。”见堂中的气氛愈发压抑,秦苦圆场道,“兄弟们都累了,先回去歇息,争取明天再抓四个。嘿嘿……”

    “那群狗贼狡猾无比,再抓四个谈何容易?”许衡嘟嘟囔囔,俨然心有不甘。

    “散了!散了!”

    在秦苦的不断催促下,众人唉声叹息,陆续离开。

    片刻之后,东堂内只剩柳寻衣、苏堂和秦苦三人。

    奇怪的是,萦绕在柳寻衣脸上的愠怒之意,不知何时已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愧疚之色。

    “苏执扇为谋大局,不惜忍辱负重,请受寻衣一拜!”

    “罢了!”苏堂双手架住欲要作揖的柳寻衣,正色道,“我只希望……你能尽快化解此事。”

    “放心,明天过后,我会向他们解释清楚……”

    “不!”苏堂摆手道,“别人怎么想我并不重要,我只希望洛阳城能尽早恢复往日的繁华。你可知城中人人自危,百业俱废,每耽搁一日,贤王府都要承受巨大的损失?”

    “我明白!”柳寻衣心生敬佩,重重点头,“正因如此,我必须尽快找出秦明的破绽。否则,秦明一心等府主伤愈,永无休止的僵持下去,根本不会理睬我们。”

    “有一事我很好奇,你怎知段天鸿会在半路遇伏?”苏堂狐疑道,“又为何让我将那些贼人交给秦家处置?”

    “段天鸿是否遇伏,其实我只有五成把握。”柳寻衣谦逊道,“但我猜想,秦明既然将段堡主请来,便一定会利用他大做文章。依眼下的局势,段堡主最大的价值,莫过于替秦明洗脱参与闹事的嫌疑。因此,我猜他极有可能利用段堡主,上演一出苦肉计,目的是混淆我们的视听,让我们认定他和昨夜在洛阳城闹事的狂徒毫不相干。毕竟,对秦明而言,得到‘玄水下卷’才是当务之急。”

    “不错!”秦苦戏谑道,“他讨要‘玄水下卷’,是名正言顺,我们理屈,故而谁也奈何不了他。但他若敢闹事,则是无事生非,故意找茬,我们大可出手反击,堂而皇之地将其驱逐出洛阳城,甚至……尽数剿杀。说到底,无非是谁占据一个‘理’字?府主毕竟是武林盟主,天下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因此绝不能理亏。”

    “既然如此,秦明与闹事之人应该不是一丘之貉才对。”苏堂思量道,“否则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苏执扇以为秦明会有这么大的胆量,公然挑衅武林盟主?”柳寻衣笑道,“他背后一定有人指使。”

    “你是说……金复羽?”苏堂思忖道,“在洛阳城闹事的那些人……”

    “八成也是金复羽在幕后操纵。”柳寻衣接话道,“而且,秦明与此事一定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只不过……”

    言至于此,柳寻衣不禁眉头一皱,似是费尽心思,却只能在周围徘徊,始终不得要领,

    苦恼道:“秦明有秦明的目的,金复羽有金复羽的目的。二人相互利用、相互帮衬,亦在相互提防。”

    “你让我悄悄跟在段天鸿后面,明知他会遇伏,也不让我出手,反而一定要等到秦家弟子露面后再现身,用意是……”

    “我要借此机会,让秦明露出狐狸尾巴。”柳寻衣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料,他为顾全自己,一定不会让我们查出他和闹事之人有半点瓜葛,更不会让我们查出段天鸿遇伏的真相。因此,他宁肯抱着被我们怀疑的风险,也一定会杀人灭口,让今夜之事变成一桩悬案。”

    苏堂恍然大悟,猜测道:“如此一来,我们便有借口向秦明兴师问罪,迫使他不得不与我们对质。”

    言至于此,苏堂不禁眉头一皱,费解道:“说到底只是怀疑,并无确凿的证据。接下来……又该如何?”

    “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至少好过永无止境的僵持。”柳寻衣苦涩一笑,“府主教诲我,当事态转入僵局时,一静不如一动。只有动,才有变。只有变,才有机。先打破僵局,而后再知机识变,因时制宜。总之,我们不能一直被秦明牵着鼻子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