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玄幻奇幻 > 魔帝奶爸 > 第一千七十章 这样不太好吧!
    君尘想要知道的消息无非有二点,第一是赤朦花是从哪里来的。

    二是这个老者失去肉身之前是哪里的修士,会不会还有同党?

    但没有相关的记忆,似乎被强行抹去了。

    记忆中,赤朦花灵是一位神秘中年人送给这个老者的,并教他如何使用赤朦花,让老者尽快让赤朦花成长起来。

    这是半年前的事情。

    而近期,那个神秘中年人给了赤朦花灵一个命令,让他来金陵,捕获当代领袖赵飞燕带回去见那个神秘黑衣人。

    赤朦花灵虽然接了任务,但死了过一次,胆小如鼠,计划是反复试探,黄晓烟就是他第一步试探,看看消失了这么一个强者,金陵会有什么反应。

    如果没什么大反应,没有人发现他,那他就开始抓捕领袖。

    这就是让君尘震惊的地方。

    到底是谁想要动赵飞燕,而且不亲自出手,让培养的赤朦花灵去执行任务?

    那个神秘人是幕后主谋吗?

    根据君尘的直觉,对方明显不是主谋,而是一个传令机器,上面还有更神秘的大人物在掌控大局。

    “看来不想让这个领袖成长起来的世外势力大有人在,接下来得让这个女人小心一些了。”

    “真是让人操碎心的女人啊。”

    君尘暗暗一叹,然后趁着赵飞燕的贴身强者靠近,直接带着两女离开。

    离开的路上,戏园子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幸好武神坛出面维护了秩序。

    君尘先是帮黄晓烟驱散了体内的赤朦花精气,然后叫来黑金乌将她送回凤凰山,然后自己则带着赵飞燕进入大紫明宫。

    君尘不是第一次进入大紫明宫,知道赵飞燕住哪里,直接来到她起居地所在的深宫内苑。

    她的私人花园很大,是一座独立的怨灵,鸟语花香,古声古色,不过空无一人,很冷清,空荡荡的,像冷宫一样,这里没有外人的足迹,不过有赵飞鱼和赵飞雪的气息,应该是三姐妹住在一起。

    不过赵飞鱼和赵飞雪不知道去哪里了,并不在花苑里。

    君尘进入大厅后,把赵飞燕放在鹅毛沙发上,轻轻拍打她的脸想叫醒,但后者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一动不动。

    君尘微微皱眉,不该啊,只是昏迷,这么叫都不醒?

    君尘连忙查看赵飞燕赵飞燕的情况。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慕容青气息有些混乱,血脉不畅,法力也有些混乱。

    这是中毒了!君尘连忙撕碎赵飞燕的两个袖子,看到两笔上有一个个红色的小点点。

    君尘突然想起那些毒藤,看来是他在躲避毒藤的时候,毒藤射出的大量毒刺不小心击中了赵飞燕。

    君尘神识覆盖赵飞燕,发现这样的小红点真不少,居然有四十多个,遍布全身,毒刺虽然不大,如马蜂尾一样细小,但还留在赵飞燕体内。

    君尘挤出一根毒刺,扎了自己一下,肌肤跳动,大片区域麻痹了,也很痛,如同普通人被马蜂蛰了一口。

    不过君尘还是松了一口气,这并不是致命毒刺,而是麻痹效果,不会死人,毒液也只是在小范围内流动,不会融入血液。

    短时间内对胎儿没什么影响,不过长时间不取出毒刺,那多多少少有影响。

    但他都感觉到麻木,赵飞燕被扎了四十多针刺,如果清醒着,估计也得疼晕过去,母子连心。

    赵飞燕疼。

    他儿子肯定也很疼。

    “对不起,冒犯了。”

    君尘深吸一口气,对着昏迷的赵飞燕说了一句话,然后手一挥,女人衣物直接震碎,娇躯不着寸缕的展现在君尘视线之内。

    不得不说,女人虽然怀孕了,但身材依旧曼妙动人,冰山白雪傲人,寸草未生,堪称极品尤物,君尘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心头发热,浮想联翩。

    君尘深吸一口气,立刻闭上眼睛,压制心中各种负面情绪,然后以最快速度帮赵飞燕抽出体内的毒刺,然后驱散剩下的毒素,顺便给她喂了两颗六品生生不息丹,恢复元气。

    等解决问题后,君尘准备起身走人。

    但走出门外后,又返回:“这样终究不好。”

    然后,他把赵飞燕弄到卧室里去,盖成一层雪白鹅毛轻薄的毯子,等君尘准备走的时候,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有气无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赵飞燕虽然眼睛没有睁开,但醒了,眼角流泪不止,娇躯也是微微颤栗着,可能是毒刺带来的疼痛还没消失的原因。

    “快走!你快走!不要管我!”

    赵飞燕声音颤抖的道,带着强烈的痛苦和紧张,不过不是梦话,只是意识有些混沌不清醒,尚不知道战斗已经结束,自己也在家里了。

    君尘也不知道女人梦到了什么,不过看她痛苦表情,那一定是令人绝望的场面。

    旋即,他凝聚气劲数十道,轻柔婉转,打在她身上不同窍穴之上,加快她体内的新陈代谢,效果显著。

    十分钟后后,赵飞燕终于睁开了眼睛,不过疼痛折磨让她冷汗直流,床单是湿透了,一双凤眸空洞无神,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后怕,心悸。

    一分钟后,她一双眸子恢复了明亮,看了看四周,然后锁定君尘,有气无力的问道:“那朵花……解决了吗?”

    君尘淡淡一笑:“一切顺利。”

    赵飞燕微微松了一口气,追问道:“有没有得到什么线索,它有没有同党?”

    君尘眼中的冷厉一闪而过,淡淡笑道:“搜了,女王大人可以放一万个心,他没有同党,不会来报复我们的。”

    闻言,赵飞燕暗暗松了一口气,身体这才放松开来,皱眉道:“我……我刚才做了两个噩梦。”

    君尘问道:“什么噩梦。”

    赵飞燕眼角湿润:“我梦见我们的孩子没了,被那朵花吃掉了,我想要去救他,你不让我去。”

    君尘问:“还有呢?”

    赵飞燕不说话,她在偷偷观察小男人,发现后者并没有受伤,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小男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那么可怕一朵赤朦花都能击杀,并且带着她全身而退。

    君尘无奈一笑:“你中毒了,才会引起噩梦,放心吧。”

    赵飞燕还是还是不说话,呆呆看着天花板。

    君尘准备站起来,但发现从头到尾赵飞燕都抓着他手腕没放松,于是道:“大过年的不要乱跑,好好休息几天吧,黄晓烟应该也中毒了,我先回去看看,有什么情况打电话给我。”

    赵飞燕没有放手,态度逐渐强硬:“你确定那朵花没有同党吗?

    万一他的同党来报复我怎么办?”

    “在我恢复之前,你必须守在这里。”

    君尘道:“我让慕容青过来。”

    “我跟她私交不熟,她也讨厌我,当然,我也讨厌她。”

    赵飞燕犹豫了一下,又道,“你不是想知道第二个噩梦是什么?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梦见儿子生气了,他想跟你一起睡……”“如果你脑袋里装的不是浆糊,你应该知道我的话外之意。”

    说道,赵飞燕声音很冰冷,儿子托梦要求她做的事,对她来说就是噩梦。

    君尘摸了摸鼻子,笑道:“这样不太好吧?

    改天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