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都市言情 > 绝品透视狂仙 > 第868章 复杂的心境
    “你,你真的要往死里得罪我大威金龙族么?

    你今天杀我这消息绝对是瞒不住的,终有一日,你会被在无境位面追杀,那时环宇之大,都不会有你的容身之所。”

    “呵呵,这无境位面的主宰,现在还是人类,不是龙族。”

    叶晨淡淡道,“它们真的想找我报仇,我等着,不过,在此之后,那‘大威金龙’也只能成为传说中的存在了。”

    叶晨的声音平淡,然而那语气中却是莫名的有种让天地颤栗的气魄。

    “轰……”也就在下一秒,龙神终于没了任何幻想,湖水翻卷,大浪冲天之中,硕大的龙躯顿时腾空而起,朝着远空飞遁而去。

    走的非常果断,可以说是竭尽全力了!还没有等众人从怔愣中回过神,就听到了叶晨的声音:“已经是下锅的鱼,还想要游走吗?”

    话音落下,众人便见眼前一瞬光影变幻,叶晨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在所有人混混沌沌的思维中,转眼间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

    “是,是那边......”晋旋下意识的朝着南方看去,其他人却是根本不知道那一人一龙的去向,它们太快了!他们不由自主的也随着晋旋的目光望向南边。

    然而,什么也没有!穷尽目力也一无所获!这短短时间,他们已经不知道飞遁出了多少里,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视力。

    “死,死了,他真的杀了一条大威金龙血统的龙种!”

    只有晋旋看到了。

    以她元婴后期的修位,此刻却是双膝一软,差点毫无风雅的坐倒在地。

    而在她话音落下的一刻,众人的耳中都遥遥的听见了一声短促、凄厉的龙吟。

    这一日,叶晨斩龙于藏龙山外东南方二十里,传承千年的藏龙山道统也在这一日断绝。

    仅仅几十吸后,叶晨驭剑回到了龙渊湖边,一身上下滴血不沾。

    只有身上浓郁的龙气以及他眼中隐隐不散的寒芒能说明他之前做了什么!此时的龙渊湖边,风云草木都重归寂静,一片乾坤祥和。

    然而,无论是晋旋、申屠辉、卓燕舞,又或是海棠,却都感到了仿佛身处极地一般的冷!他们都知道,今日之余波,远未停息。

    叶晨今日掀起的狂澜很可能波及无境位面,绵延千年,会有怎样恐怖的后果,他们想都不敢去想!然而,叶晨却好似完全没有想到这些,他看向晋旋:“好了,你先回修仙界吧!见到晋怀菊后,你告诉他......”叶晨接下来的话是用的传音,除了晋旋之外,传不进第二人的耳里。

    整整三分钟过去,他的嘴唇方才停止张合。

    随着他回归修仙界的日子日益临近,他也需要提前做些布置。

    “记住,只要这主从契约还在,你就是我的人,即使是你回到了修仙界,你的生死,依旧在我掌控。”

    叶晨最后又提醒了一句。

    若不是有信心完全掌控晋旋,他又怎么可能放心让她传递那么重要的消息?

    “我明白,主人。”

    晋旋咬了咬唇,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然而面上却是半点也不敢表露。

    她现在丝毫不怀疑叶晨的话,也不敢去冒险。

    唯一的希望就是请哥哥从中调和,在将来还她自由身,这是唯一的路了!在那之前,就只能乖乖做这个神秘少年的仆人了。

    奇怪的是,或许是因为得知了他跟哥哥的关系,也或许是被他公然屠了一条大威金龙龙种的气魄震撼到了,此时她心中已经没有最初时那样抵触了。

    反而有点享受这样彻底臣服、被掌控的感觉。

    这种心态说起来很耻辱,但又确确实实是她此时的心境。

    在晋旋带着复杂的心事消失后,叶晨的目光又望向了一边已经如同两段木桩般呆立良久的申屠辉跟卓燕舞:“你是申屠家的人吧?”

    叶晨望着申屠辉问道,至于他身边的卓燕舞,虽然是个美女,叶晨却并没有太在意。

    “是是是,我是。”

    申屠辉脸色狂变,他哪里还有最初时的骄傲,这一吓,差点没有被惊的跳起来,一阵手足无措之后竟是直接向着叶晨跪了下去,还磕了几个头。

    “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们是为了屠龙来的吧!现在没什么事了,回去吧!这里,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不方便有外人在场,以后等我有空,我会往你们申屠家走一趟的。”

    叶晨淡淡道。

    “是,前辈!我,我这就走,马上走,我,我一定会把前辈的话带回给族中长辈,等前辈大驾光临之时,我申屠家一定扫榻相迎!”

    申屠辉的心中事实上是恐惧到了极点,他不知道叶晨跟申屠家的渊源;不知道他去申屠家的目的是什么;不知道对于申屠家来说这会不会是一场灭顶之灾?

    可是他一个字都不敢问,甚至就连跟叶晨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他只想安全离开,保住一条小命。

    另一边,卓燕舞的美眸中不由的闪过一抹鄙夷,心中对申屠辉这个人连一点欣赏也消失了,所谓屠龙世家旷古掘金的天才一遇到挫折,却是丑态竟显,贪生怕死,毫无骨气。

    只是,相比起申屠辉,还有一件更让她在意的事。

    她一双莹莹秋眸朝着叶晨看去,目光中甚至有些哀怨。

    相比起申屠辉来,叶晨的目光就只是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就转开了。

    她自认也是倾城之姿,难道连让他多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么?

    说实话,她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冷遇,偏偏对方还是隐隐让她心动的人,这让她的心情跌至了谷底。

    心中,竟然有些隐隐的委屈。

    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说到底,她跟申屠辉一样,也畏惧着叶晨。

    除了畏惧之外还有自卑!以前的卓燕舞自认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人能让她自卑。

    然而此时面对叶晨,她确确实实自卑了,甚至连开口与之搭讪的勇气都没有。

    最终,卓燕舞还是怀着千丝万缕的心绪,心乱如麻的跟着申屠辉离开了。

    此刻,倒在一边、被忽略许久、浑身上下完全动弹不得的龙广,思维完全处在一个恍惚的状态中。

    当下,他全身的血液完全是凝固的。

    明明是当今道统界的顶级强者,此时却像一个风雪中任人摆步的婴儿。

    “你应该知道我想问你什么吧?”

    叶晨走至他身边,俯视着他问道。

    “你,你父母并不是死在我手里,你不要被外面的那些传言骗了,我跟青国一直都是好兄弟。”

    龙广只觉喉咙发紧,心脏更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紧了一般,慌忙的解释道。

    “我相信任何传言都不是空穴来风的,更何况,就算你当年真的没有暗算我父母,你几次布局想杀我,这应该没冤枉你吧?”

    叶晨冷笑,“既然,你一直把我爸当好兄弟,那就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对好兄弟的儿子有那么重的杀心?”

    “这……”龙广沉默了,事实摆在那里,根本无法辩解。

    “你最好有一说一。”

    叶晨悠悠的道。

    几个呼吸后,龙广似乎是经历了一番挣扎,方才开口:“我确实不是凶手,你父母在消失前,确实来过藏龙山,但后来,他们是自己离开的,至于去向,我也不清楚,在那之后我也没见过他们,并不是外面传的那样,他们被我暗害死在了藏龙山。”

    “事实上,我就算有那样的想法,也没有那个实力。”

    “我一直都看不透你的父母,我的修为越高,在面对他们时却越发的有蝼蚁面对沧海的感觉,我觉得他们俩任何一个都有金丹以上的修为。”

    “应该有人告诉过你,你父母当年被五个杀手组织追杀的满世界逃亡的事情吧?”

    龙广问道。

    叶晨点了点头。

    “事实上,他们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你父母。”

    龙广摇了摇头,“你父母真正躲避的是暗处不可知的存在,至于被杀手追杀,只不过是演出来的假象。

    但是他们在恐惧什么,躲避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们也从未对我提起过。”

    叶晨面沉如水,他很安静,并没有去打断龙广的叙述。

    目前为止,龙广透露的这些,他基本上还是相信的,这跟他已经获得的信息对应,之前他脑中的种种疑惑,种种矛盾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首先,他父亲叶青国与母亲肖珍确实没死,而是去了太虚秘境;其次是父母的真实实力。

    事实上,他一直都对叶青国的真实实力有怀疑。

    地球道统界这边的传闻,他只是炼气期,但这与后来他在秘境的事迹完全不能对应,所以,他之前隐藏了实力,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只是,父母当年为什么要抛下他,前往太虚秘境,后来又为何会在秘境突然失踪,却依然是未解之迷。

    但叶晨也知道,这些在龙广这里恐怕也问不到答案!“父母的身份还真是不简单!”

    叶晨脑中念头百转。

    他知道问题的关键应该是在母亲肖珍身上。

    他父亲是燕市叶家出生,这一点应该是没有疑问的,反倒是母亲,当年就是突然出现的,来历不明。

    “既然你不是心虚,后来又为何三番四次的想杀我。”

    叶晨挑了挑眉,盯着龙广。

    龙广再次沉默了。

    “呵……”随着叶晨的冷笑,嵌在龙广脊柱里的刀刃顿时随之震动起来。

    “啊啊啊!”

    直接发自脊髓的巨痛让他全身上下的经络几乎都纠结到了一起。

    二十几个呼吸后,可怕的巨痛方才渐渐退去。

    “那是为了你父母留下的东西,他们离开时就跟我说过,他们可能回不来了,希望我照顾你,让我在合适的时机收你为徒,教你修行,他们还给你留了一些功法、灵器、灵石等等,他们希望我在适当的时候把这些交给你,可,可是我起了贪念。”

    龙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无耻!”

    叶晨心中大怒。

    他父母当年既然会把东西交给龙广,可见对他的人品是非常信任的。

    然而,知人知面不知心,龙广非但起了贪念,甚至还想杀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