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玄幻奇幻 > 万古最强部落 > 第227章 身份玉牌
    夏拓一行人朝着族殿走去,墓绝跟在身边不断打量着四周,眼中有着好奇。

    他看得出来夏部落应该是刚刚立族没多久,部落内外布局散乱,刚刚接触的一些族人,实力参差不齐,好像是新聚合不久的部落。

    看着眼睛不断提溜乱转的墓绝,夏拓轻吟道:“让墓老哥见笑了,我夏部落立族不过十载,从荒野山峦中起家,比不得那些传承了许久的大族。”

    什么!

    闻言,墓绝惊愕。

    立族十年?

    这是什么神仙部落!

    骗鬼呢?

    十年就比肩的中等部落,你当外面小部落都白忙活了?

    “我们真的立族只有十年呀。”

    巧儿皱了皱小鼻子,俏生生的说道。

    随行的几人皆是点头,墓绝也不由得收起了惊骇,相信了这个事实。

    ……

    族殿中。

    “这是是墓绝,以后就在咱们部落住下了。”

    各部长老齐聚,夏拓出声说道。

    “木长老,以后墓绝前辈就住在你巧工殿,墓长老所需要的各种资源、物件,你要全力安排。”

    木起身应是下来,眼中有着喜意,看来族长也知道巧工殿实在是无所事事,特意找来了帮手。

    对于夏拓的安排,墓绝不以为意,他现在满脑子里想的就是怎么仿造诛妖令,一旦造出这个东西,那么他墓绝必然扬名内外。

    “以后墓长老就是咱们夏部落巧工殿的大匠师,巧儿这些年来胖长老从外面带回来的各种零散不知名的物件,待会全部移交给巧工殿,让墓长老修复、勘明出处,看看能不能为部落找出拥有的传承。”

    “是。”

    巧儿点了点头。

    “还有以后易物殿从外面带回来的东西,直接送到巧工殿,由木长老接手。”

    “是。”

    “木长老,记住这些破旧的东西交给你巧工殿,你要做好记载,好好跟在墓长老跟前学着点。”

    对于墓绝这么一个涉猎渊博的人,或许称之为神匠还差点,但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数百上千年之后,谁也不知道会是何种场景,所以夏拓准备给他找几个弟子,正个八经的传下去,当然不是造假了,而是修复、考古。

    将墓绝老头介绍给族人认识,夏拓命木长老带着墓绝安排住宿之所,殿中各长老散去,只留下来战师殿、族务殿和巫殿长老。

    “鹿长老,还没有回来?”

    洪长老起身点了点头,回到:“鹿去了山脉北方,已经十多天了,并无消息传回来。”

    夏拓点了点头,随之说道:“族中派出去的八域镇守怎么样了?”

    洪长老继续回答道:“族长,八域镇守已经传回了消息,皆是已经抵达各自地域,在暗影卫的配合下开始选择地域筑城。”

    “可有什么异常情况?”

    “蛟河域中发现了一座人族妖部,我已经令本部一支千人战师赶往了蛟河域。”

    闻言,夏拓沉思了片刻,当初划分万古废墟南部八域的时候,蛟河域是因为有一条大河流过,河水中有蛟兽,才以蛟河命名。

    “这样,等族议过后,传令前往蛟河域的战兵,抓几头蛟兽送到龟背地下城,交给苍浮长老。”

    在黑龙湖见识到了洛水伯部的青蛟后,他觉得可以让族中的青风马和蛟兽的血脉综合一下,看看能不能诞生下更加强横的血脉。

    “传令各域统领,尽快筑城收拢族民。”

    “是。”

    夏拓点头,接着问道:“我离开的这些天,族中可还有什么事情发生?”

    “族长。”

    族务殿菟长老起身说道:“族长,涂泽城送来了一批奴隶,有天赋不错的孩子一百二十人,年轻女子三百人,巫徒三十三人,巫士两人、匠师三十二人。”

    对于夏拓的吩咐,鬼执事还是很尽心的,直接将涂泽墟市中的质量不错的奴隶给送来了。

    在蛮荒大地上,奴隶的地位很低,甚至都不被看成人,族中大祭、族丧之时杀奴隶作为祭品常有的事情,奴隶在各部中可以随意的被打杀。

    只不过因为夏拓有些不适应这种蛮荒规矩,加上夏部落和外界接触较少,才使得部落中奴隶很少,然而要是说禁止奴隶却是根本不现实的事情,夏部落以后将要走出山脉的,可无法和整个蛮荒大地上的部落为敌。

    “暂时将这些奴隶分别交给各部,酌情废去奴籍。”

    想了想,夏拓接着说道:“年轻女子分给族中年长的图腾战士为妻妾,以后诞下的孩子,纳入族籍。”

    “是。”

    “对了,巧儿族人的身份巫牌做的怎么样了?”

    “阿叔,已经做出了一部分,不过族中的巫晶石、黑毓石不够了。”

    巧儿从腰间的小兽皮袋子中,拿出了几枚闪烁着盈光的玉牌,递给了夏拓。

    这些玉牌呈圆形,通体雕刻着巫纹,正面是图腾印记,反面环绕的巫纹中心是空白,还没有雕琢名字。

    “阿叔,紫青色的玉牌是长老、各域镇守一级的,青色的玉牌是开山境和执事的,黑色的玉牌是图腾战士的,白色的玉牌是普通族人的。”

    “至于阿叔你没有,等部落印玺做出来时候,就代表着族长身份。”

    几块玉牌在手中叮当作响,统一的款式,只不过质地有所不同,紫青玉牌正面上的图腾印记流溢着神光,就像是活了一样,带着属于图腾的气息。

    至于其他的青色、黑色、白色玉牌同样也沾染着图腾气息,只不过着气息相对薄弱一些。

    “阿叔,族人将玉牌滴血认主后,就可以和大夏天阁相连,到时候就会处在图腾的感知下,如果族人晋升,就可以换取相应的玉牌,旧的玉牌可以收回重新交给新的族人。”

    “族人认主了玉牌后以后,以后战功皆是可以记录在玉牌中在,在图腾的审视下容不得作假。”

    将手中玉牌放下,夏拓再次问道:“现在做出了多少枚玉牌了。”

    “白色玉牌和黑色玉牌数量最多,所用的矿材的质地最差,眼下一共制作出了两千枚,青色玉牌一百枚,紫色玉牌两枚。”

    巧儿灵动的声音在族殿中响起,这些玉牌制作的速度并不快,每一枚都需要巫殿刻录巫符。

    玉牌上所刻录的巫符,是传自天阁中独有符文,制作完成后还需要得到图腾的烙印,一块身份玉牌从制作釖完成需要四个步骤。

    “我从外面带回来了五百钧准先天神金,暂时先用着。”

    “准先天神金。”

    巧儿的眼中亮着,夏拓将神金的划分给巧儿说了说,这些在外界来说其实是流传很广的东西,只不过夏部落困于山林深处,没有和外界接触以至于没听说过而已。

    就算是他自己要不是这一次跑了一趟裂地城,对这些也不甚了解,一个部落既然想要发展,自然要搞清楚这些事情,各种神金矿材是部落不可或缺的。

    “对了鉴于如今咱们部落的自身情况,各域镇守统领大都是开山境,那么先将各域镇守划分为两级,晋升天脉境的镇守赐予紫青身份玉牌,称之为大镇守,还是开山境的镇守,就是小镇守,赐下青色身份玉牌。”

    “巧儿,这次我在外面得到了一些巫药方子和巫药,说是可以帮助开山境战士晋升天脉境,你拿去看看是否有效果,如果能的话看看族中能不能仿制。”

    说着,夏拓从诛妖令空间中掏出了一个兽皮包裹,递给了巧儿。

    “好的。”

    跟着巧儿回到了传承殿中,殿中石案上摆满了闪烁着盈光的身份玉牌,一个个晶莹剔透,呜呜正蹲在上面吐着泡泡,一个青色的泡泡落到玉牌上,等到完全凝实,就会在上面浮现出图腾印记。

    看到夏拓走了进来,呜呜抬了抬头,道:“夏拓你回来啦,我给你说,踏遍蛮荒大地,就没有哪个部落敢像你这样虐待图腾的,我堂堂句芒图腾,竟然还要给你干活,你要不要脸。”

    噗呲。

    巧儿被呜呜的话语逗笑了,不由得掩嘴笑着走开。

    夏拓将五个大木箱子放下,抬步走到石案前。

    “快点干,不然没饭吃。”

    “你~~~~!”

    呜呜瞪了夏拓一眼,哼道:“按照图腾的成长的年限,呜呜还没有到成年期,还是个宝宝。”

    “你这个宝宝可不得了,咱们夏部落数万人都要跟随在你的脚步下运转。”

    “那是。”

    想到天阁,作为天阁的器灵,呜呜很是满意,能者多劳嘛,干点活就干点活吧。

    天阁就立在石案的不远处,看着外表其貌不扬,还很粗糙的石楼,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是图腾神器,是一座准王庭聚合了巅峰的族力所打造出来的,代表了一座准王庭的最巅峰的文明程度。

    天阁就是一座监察神器,不参合人族的情绪,只会按照规则来运转,呜呜就是这座神器的器灵,执掌天阁的规则。

    将准神金放在了传承殿中后,夏拓返回了夏园,他传召了铸器殿殿主弓长老,鉴于蛮荒大地上的矿石划分,铸器殿自然也要顺应形势,做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