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69、风生水起
    “妈,我劝你冷静。”

    “这么多同学都在呢,能不能留点面子给我。”

    “老陈,拦下你老婆啊。”

    ······

    梁美娟本来期待能有一个久未谋面后的拥抱,最不济也有几句关心的话,哪里想到这小王八蛋开口就是催自己回家。

    梁太后也是不是吃素的,二话不说就准备给陈英俊somecolorseesee。

    陈汉升这狗脾气,目前来讲能够一点不打折扣治住他的,也只有梁美娟了。

    高嘉良站起来假装劝架,其实准备悄悄堵住陈汉升,看到陈汉升出糗他也异常的畅快。

    最后,还是萧容鱼说话起了作用。

    “梁姨,小陈的意思是问您买票没,如果没买票那就不着急买票,在建邺多玩几天。”

    萧容鱼看着陈汉升:“是吧?”

    陈汉升向萧容鱼投去感激的一瞥,连忙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们还没吃午饭吧,我去打饭。”

    梁美娟这才冷哼一声:“今天给小鱼儿一个面子,这顿打先挂账上。”

    陈汉升打完饭回来,梁美娟已经和几个同学融洽的交流起来。

    梁美娟和他们的父母就算不熟悉,那基本也是见过面的,而且大家都是港城人,交流时也用港城方言。

    在说惯普通话的大学校园里,也有一种别样的温馨。

    梁美娟此时充当大家长的角色,一会关心曾燕(高中女同学)咳嗽要去医院,一会提醒王梓博多给家里打电话,还夸着萧容鱼漂亮体贴。

    吃完饭,这一行人说说笑笑去了F栋101的创业基地。

    不过谁都没注意到,食堂拐角一个不起眼的座位上,沈幼楚正坐在那里。

    这是一次普通的偶遇,但她没有上去打招呼。

    只是在这个没有人打扰,也没有人注意的地方,沈幼楚才敢抬起头看着陈汉升还有他的家人朋友们,桃花眼纯净安宁,安静得像一滩深不见底的湖水。

    看到陈汉升要被打,她蹙着眉头有些担心,后来纠纷消除了,她又悄悄笑了一下。

    只是沈幼楚有些奇怪,人群里有个被拥簇的像公主一样的漂亮女生,羽绒服款式为什么会和自己一样。

    不过她过于单纯,想不通也就不再想了。

    ······

    在教学楼F栋101,陈兆军夫妇终于见识了陈汉升的创业基地,陈汉升解释手机是公司配备的的,两个空房是学校支持的。

    高嘉良倒不觉得有什么,王梓也除了羡慕手机以外,也浑然没当回事。

    大学里空着的房间太多了,他们自然想不到陈汉升能够拿下101和102不仅需要运作和协调,其实还要有一定的运气机缘。

    陈兆军和梁美娟就要成熟多了,当知道这两间空房一年之内都属于陈汉升的时候,这才明白自家儿子真的搞出点名堂。

    “小陈,这盆绿萝好漂亮啊。”

    萧容鱼听过这些事情,所以注意力就放在其他方面,一不小心看到了窗边的绿萝。

    “是吧,我也觉得很漂亮。”

    陈汉升心不跳面不红的回答。

    “女孩子送给你的?”

    萧容鱼突然抬起头,长而媚的眼眸盈盈如水。

    陈汉升镇定的摆摆手,义正言辞的反问道:“怎么可能是刚才那个女生送的,你觉得她的气质像养出绿萝的人吗?”

    商妍妍的气质偏向浮躁妖艳,的确不像是沉下心打理植物的女生,萧容鱼这才稍微放心。

    可是她想想又觉得不对,明明自己问的是这株绿萝是不是女生送的,又没问是不是刚才那个女生送的。

    这时,F栋的管理员走过来,打听这里是不是要一些桌椅,这样一打岔,萧容鱼就没有继续追究了。

    陈汉升带着高嘉良和王梓博去搬东西,这些桌椅当然不会是全新的,上面多少都有一些涂抹痕迹。

    不过陈汉升也有办法,到时买一些台布盖上去就行。

    一个是节约成本,陈汉升现在只有4000元经费,自然要省着点花。

    二是F栋101和102既是创业基地,也是交流中心,再加上停车场的人流量本就大,太豪华的装饰也不合适,有几张桌子能够坐一坐、聊聊天、办办公就行了。

    团委副书记于跃平的招呼很到位,管理员的意思是桌椅管够,陈汉升也没客气,另外看到楼下还有一些正在更换的半人高盆栽,他就问道:“这些养的枝繁叶茂,怎么说换就换?”

    管理员掏出烟准备点上:“这是院领导的意思,50周年校庆就要来了,全部都要换新的。”

    陈汉升点点头,这种庆典果然都是认认真真搞形式,踏踏实实走过场,他也顺手掏出自己的交际烟。

    陈汉升一般带着两包烟,一包是自己常抽的红金陵,一种是交际用的硬中华,这包硬中华都没有开封。

    “来,抽我的。”

    陈汉升招呼道。

    管理员看到陈汉升掏出中华,知道这是好烟,就等着分给自己一支。

    不过陈汉升撕开包装后,除了自己叼了一根在嘴里,然后把剩下的连烟带盒全部塞给了管理员。

    “哎,哎,哎。”

    管理员还有些不好意思。

    陈汉升又帮管理员点个火,这才说道:“这些换下来的盆栽能搬走吗,当然我也不拿回去,就放在101和102那里。”

    管理员有些犹豫,不过他掂量着手里的中华,想了想说道:“如果你不是团委的学生干部,我真不会答应,你可不能和别人说。”

    “那当然了,谢谢阿伯。”

    陈汉升其实并不是团委的学生干部,不过管理员以为这是于跃平亲自打的招呼,陈汉升肯定是团委的人了。

    “其实去团委里混个身份倒也不错。”

    陈汉升突然萌生这样一个想法,不过团委算是学生会的上级部门,进入学生会部长同意就行,但是团委的面试需要老师批准。

    管理员这里工具还挺多的,陈汉升借了把小推车,挑一些好看的盆栽直接运到101和102摆上了。

    不仅如此,陈汉升觉得有些假山石块也不错,索性也一起搬到车上。

    高嘉良不乐意:“你把我们忽悠过来是不是帮你干活的?”

    “我们学校女生质量你也看到了。”

    陈汉升拍拍高嘉良的肩膀:“你帮我搬东西,我再帮你的失恋室友介绍一个女朋友。”

    “我是那种人吗?”

    高嘉良很不屑的甩开陈汉升,然后走到一块腊石面前:“这块卖相也不错,咱们一起搬回去吧。”

    101和102本来是空荡荡的房间,但是桌椅和盆栽放进去以后,立马就有了一股人气。

    尤其那些假山石块在外面的青石板上一摆,搭衬着本来就有的园圃,愣是营造出一股公园的氛围。

    梁美娟有些发愣:“不是说搬桌子吗,怎么搞这么多东西回来。”

    老陈悠闲抽着烟,自家儿子混不吝的性格特点,还有超乎年纪的协调能力,逐渐在大学这个小社会中混的风生水起。

    ······